無可非議,中國已經步入一個老齡化國家,與世界其他老齡化國家一樣,已經看到阿爾茨海默氏病和老年癡呆症發病的流行趨勢,並面臨在治療和照料服務的嚴重挑戰和困境。中國的相關機構和部門,包括醫療保健和社會服務等,如果缺乏對預防和治療這個在老齡化社會的新型“流行病”的充分準備,尤其是在醫療模式和非醫療照料服務模式領域的建設和發展中,不能盡快與發達國家接軌,無論是中國的70後,80後,還是90後的一代人,將很難找到一個有效的途徑,來照料或護理自己患有阿爾茨海默氏病或老年癡呆症的父母或祖父母,使他們能夠繼續生活在一個有自尊的,與大家一樣享有平等權利的,並同時能夠得到所需要的各類服務和幫助的生存環境中,來使他們的長壽生活顯得更有價值和意義。對於中國的年輕一代,關心對您父母或祖父母面臨的養老挑戰,也是關心您自己將在年齡老化和長壽生活中要遭遇到的同樣困境。
 
為中國居家和機構養老
照料護理阿爾茨海默氏病和老年癡呆病人的
專業諮詢與輔導服務簡介
 
王隅麗 CEO
美國壽康産業股份有限公司
北京壽爾康科學養老咨詢中心
Yuli Wang,MD,MAG,CDP,RCFE
American Gerontologist and Geriatric Care Professional

 

   與發達國家壹樣,人口老齡化快速到來的中國,已經面臨對阿爾茨海默氏病或老年癡呆症治療與照料服務方面的嚴峻挑戰,而在治療和照料老年癡呆病人的服務實踐中,比西方國家落後于幾乎三十年的中國,又要滿足治療和照料比西方國家老年癡呆患者數量多很多的病人與他們家人的需求,如果不建立和發展自己的壹個較爲科學和完善的治療與照料服務體系,以及相關專業與非專業的照料服務,中國無論在機構養老,還是在居家養老的建設中,將在提供對老年癡呆的照料服務中遭遇到難以想象的困難和危機,病人以及家人的照料負擔日益沈重和無效,中國也難以達到聯合國世界阿爾茨海默氏病或老年癡呆症報告所要求的其基本照料服務准則。而落後的照料服務也會使正在狂飙的照料成本繼續攀升,中國經濟的發展速度能否負擔對中國老年癡呆照料服務的消費,也將是中國社會和政府需要提前思考和采取應對措施的重要考量。 我們率先爲中國現代養老提供的這樣專業技術咨詢服務,也希望爲中國養老在治療和照料老年癡呆的嚴峻現實和服務建設方面,提供壹些力所能及的幫助,促進中國養老在這個領域的照料服務建設中,盡快與發達國家接軌,滿足中國高齡老人的照料需求。關于我們在此領域裏近十幾年來在美國的專業實踐信譽和相關臨床經驗,請遊覽我們的相關網頁了解詳情

 

  在對此領域的專業服務的提供過程中,我們將運用在美國的長達14年以上的照料護理阿爾茨海默氏病和老年癡呆症病人的專業知識和臨床實踐經驗,爲中國居家和機構養老,醫院和診所等醫療保健機構,包括爲老年癡呆症病人的家庭照料人員,對如何獲得早期專業評估與診斷的最新知識與技能,更有效地護理照料阿爾茨海默氏病和老年癡呆症病人等提供最新的專業咨詢和輔導服務。 我們提供此項專業服務的目的在于使中國的醫療保健和護理照料人員,包括病人的家人能夠充分認識和理解阿爾茨海默氏病和老年癡呆症的早期基本發病過程,臨床表現,晚期階段病情惡化的特點,以及現代在照料護理各個發病階段的阿爾茨海默氏病或老年癡呆症病人所遭遇的巨大困難與挑戰,使照料患有阿爾茨海默氏病和老年癡呆症的醫療保健人員,社會服務工作者,護理照料人員,以及病人的親朋好友,在尋求相應專業咨詢的過程中,可以充分了解老年癡呆症的照料需求,並學習和掌握對阿爾茨海默氏病或老年癡呆症病人的基本護理照料專業知識與技能,尤其是以注重運用現代老年病和老年科學對老年病人“對人而不是對病的”的治療和康複護理基本准則,最終能夠幫助護理照料人員應對挑戰,克服困難,在能夠維護自己身心健康的同時,爲老年病人提供真正能夠滿足病人和家庭人員不同需求的綜合專業服務。

 
老年癡呆照料護理的挑戰
美國對照料阿爾茨海默氏病和老年癡呆症項目法案的正式通過 (2010-12)
美國對阿爾茨海默氏病和老年癡呆症治療與預防研究的最新報告(2010-4)
世界阿爾茨海默氏病與老年癡呆症的照料負擔和未來流行趨勢(2010-7)
設計策劃現代居家與機構養老對照料阿爾茨海默病與老年癡呆症的新型服務模式
機構和家庭提供對阿爾茨海默氏病和老年癡呆症早期診斷和護理的專業諮詢輔導 

美國對照料阿爾茨海默氏病和老年癡呆症項目法案的正式通過(2010-12)
  我們希望中國各地相關部門的決策機構與高層管理,包括醫療保健與預防醫學,國家立法機構,社會養老保障與服務體系,以及民間各類養老助老企事業機構與組織等,可以從世界與美國等發達國家長達數十年的,對老年癡呆病的研究觀察報告中,來了解老年癡呆症對老齡化國家的挑戰,並增強中國對建設和發展護理和照料老年癡呆症的戰略意識,借鑒這些重要和科學的研究結果與挑戰,來盡快制定中國自己的應對策略和相關政策,包括對各類具體服務和研究項目的建設與拓展,這無疑對中國如何更好地照料自己有著1。3億的老年人群,都將具有重大的參考價值和意義。這也是我們希望為中國提供這項專業服務的最終目標。

  為了更科學和有效地應對老齡化社會中不可避免的對阿爾茨海默和老年癡呆病人的照料負擔的挑戰,美國政府和民間相關協會或組織團體早已開始了對此問題的立法程序呼籲,通過大家的共同努力,美國老年癡呆症基金會在2010年十二月月十五號對外公佈,“美國國家照料老年性癡呆項目法案”獲得白宮的正式通過.此法案先後通過美國參眾兩個議院的批准,其詳細草案條例也同時送交美國現任總統奧巴馬過目簽字。這個法案的通過將為美國政府協調和幫助對美國各級機構和組織預防和治療這種疾病所付出的努力奠定了一個嶄新的基礎,並為國家最終戰胜阿爾茨海默氏病挑戰的發展戰略規劃開創了一個劃時代的里程碑。

  美國老年癡呆症基金會的CEO為之高興而深切地感嘆到:“這個重大行動(美國國家對照料阿爾茨海默病項目法案的通過)標誌了國家對應對這個美國公共健康危機的緊迫性,以及對尋求戰略性和協調的途徑來有效的治療和照料阿爾茨海默氏病和老年癡呆病人的需要等,有了更重要的認識。這個法案的通過,無論是對每天苦苦掙扎在照料護理老年癡呆病人的家庭成員,還是對眾多努力奮斗在照料老年癡呆病人第一線的科研與實踐戰線上,並正在全全力以赴,力爭有所作為的眾多提供照料服務的相關企事業組織和機構來講,都是一個劃時代的勝利.他還強調這個法案的建立和通過,也是美國有史以來第一次通過全國性的戰略計劃來解決對阿爾茨海默氏症或老年癡呆病的照料問題。這個法案為美國目前被診斷有阿爾茨海默病多達510萬美國老人和他們的家人,以及那些在將來更多的要面對這一大腦紊亂疾病的美國老年人群提供了極大的希望.如果這個法案不能及時通過,我們社會的公共健康服務在對抗此病的能力將不足,美國在2011年進入65歲的第一波嬰兒潮所面臨患有阿爾茨海默病或老年癡呆症的風險將大大增加。希望這個“美國國家照料老年性癡呆項目法案”的通過,也標誌著它是美國國家對本病重視和即將加大投資的一個轉折點。 他提出,要滿足照料阿爾茨海默氏病和老年癡呆症病人的需求,強調擺在美國人民面前的挑戰雖然是巨大的,但是只有大家能夠團結一致走到一起,才能在治療和照料阿爾茨海默氏病和老年癡呆病人的實踐中取得可喜的進展”。

  無可非議,與美國一樣,中國也已經步入一個老齡化國家,由於高齡老人的基數遠遠大於美國,儘管中國在此病統計學數據上的不准確性(診斷率和科學統計學的落後),患有阿爾茨海默氏病和老年癡呆症的總人數還是要比美國要高很多。加之中國人口老化速度的加快所以中國也面臨對阿爾茨海默氏病和老年癡呆症高發的流行趨勢,以及在治療和照料中的嚴重挑戰和困境。而中國的相關政府機構和部門,包括醫療保健和社會服務,包括民間組織團體等,還缺乏對預防和治療這個在老齡化社會的新型“流行病”的充分認識和準備,在對相關政策和法規的建設方面,與發達國家在此領域的建設發展上,還有很大一段差距。由於沒有前期為此病提供綜合服務的實踐經驗,中國在對該病服務的法規建設上也難以與發達國家接軌。尤其是在醫療模式和非醫療服務模式領域的建設和發展中,如果不能盡快與發達國家的相關服務接軌,無論是中國的70後,80後,還是90後的一代人,將很難找到一個有效的途徑,來照料或護理自己患有阿爾茨海默氏病和老年癡呆症的父母或祖父母,使他們能夠繼續生活在一個有自尊的,並與大家一樣享有生活的平等權利,同時還能夠得到他們所需要的各類服務和幫助的生存環境中,來使他們的長壽生活顯得更有價值和意義。對於中國的年輕一代,關心對您父母或祖父母面臨的養老挑戰,也是關心您自己將在年齡老化和長壽生活中要遭遇到的同樣困境。

美國對阿爾茨海默氏病與老年癡呆症治療與預防研究的最新報告(2010-4)

  阿爾茨海默氏症是老年癡呆症最常見的原因,它最初是在1906年由德國精神病學家和神經病理學家阿爾茨海默阿洛伊斯,從一個經歷著記憶力減退,語言問題,以及反复無常和不穩定行為的女性病人的大腦病變所發現的病理特徵(大腦組織出現的異常團塊蛋白質-β-澱粉樣蛋白斑塊,和蛋白質纖維束糾結-神經元纖維纏結)後而提出的一種病症。自阿爾茨海默氏症在1906年首次發現後,它已經從過去一種罕見的病例發展到今天中,老年人中最常見的致殘性疾病。由於老年人口的快速增加,社會增加了對預防和治療各類慢性病,包括對阿爾茨海默氏症的迫切需要。對於大多數人來看,一生中人的認知功能和其他健康狀況基本可以保持在一個相對穩定的狀態,而一些人在短期記憶和思維整合速度上,可能會隨著年齡老化而逐漸下降。但對於有的人來看,其認知功能速度的下降過程可能加速,並發展到一個更嚴重的狀況,而表現出各種形式的癡呆症。不像重度的老年癡呆,輕度的老年癡呆症的認知功能損害不會到嚴重到干擾日常生活的狀況。

  針對現代預防或護理照料老年癡呆症這一嚴峻挑戰問題,我們可以從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在2010年四月召開的“預防老年癡呆症和認知功能下降”的國家科學會議的聲明報告的結論中,了解到現代醫療保健體係與服務在治療和預防,乃至照料阿爾茨海默氏病和老年癡呆症病人的服務領域裡所將面臨的艱鉅任務和困境。這些發現和結論也暗示了現代傳統的醫療體係與服務方式與途徑(醫院與診所的醫療模式)已經不能滿足和適應對此病的治療,預防,以及在照料阿爾茨海默氏病和老年癡呆症病人的需求了。

  這次的美國國家“預防老年癡呆症和認知功能下降”的科學會議是由美國在相關領域的各路專家學者,以及在提供臨床和照料服務實踐組成的專家們雲集一堂,通過對過去二十年來世界(全球)在對阿爾茨海默氏病和老年癡呆症的治療預防等方面的各類重要研究報告與數據分析,以及實踐經驗的總結後所得出的報告聲明。該數據來源僅限於在發達國家近代進行的人體臨床觀察和試驗的研究,其對輕度認知功能障礙,老年癡呆症(包括阿爾茨海默氏病)的發病或風險因素的研究涉及到了相關的多種因素,包括人體在營養,醫療保健,個人行為,社會與經濟,生活環境和遺傳因素等方面的研究觀察等。對於現代阿爾茨海默氏病和老年癡呆症在治療和預防問題所面臨的挑戰,做出了以下主要的結論報告。

  我們希望中國各地相關部門的決策機構與高層管理,包括醫療保健與預防醫學,國家立法機構,社會養老保障與服務體系,以及民間各類養老助老企事業機構與組織等,可以從世界與美國等發達國家長達數十年的,對老年癡呆病的研究觀察報告中,來了解老年癡呆症對老齡化國家的挑戰,並增強中國對建設和發展護理和照料老年癡呆症的戰略意識,借鑒這些重要和科學的研究結果與挑戰,來盡快制定中國自己的應對策略和相關政策,包括對各類具體服務和研究項目的建設與拓展,這無疑對中國如何更好地照料自己有著1。3億的老年人群,都將具有重大的參考價值和意義。這也是我們希望為中國提供這項專業服務的最終目標。另一個對中國相關決策階層有重要藉鑑意義的研究報告是“世界阿爾茨海默氏病與老年癡呆症的照料負擔和未來流行趨勢”

 
美國對阿爾茨海默氏病與老年癡呆症治療與預防研究的最新報告小結如下:(2010-4)
到目前為止,在對老年性癡呆的正確診斷方面還相當困難並往往不精確,但需要對此病的正確診斷無疑是非常重要的.而正確的診斷也往往取決於所使用的不同的診斷(評估)和病理標準.一般來講,阿爾茨海默氏症佔據了所有老年性癡呆症的60%-80%.目前,阿爾茨海默氏症已經上升到導緻美國總死亡病因的第六位,是美國65歲及以上老人主要死因的第五位.美國每年對阿爾茨海默氏症和其他癡呆症的醫療保健與照料費用已經超過148億美金,並且這種疾病也給病人本人和家庭成員在經濟和精神等方面已經帶來了巨大的負擔和痛苦。
到目前為止,對人類輕度認知障礙和阿爾茨海默氏症的發生病因等相關風險因素,諸多的研究已經產生出許多豐富的理論和相關療法。儘管還沒有證據充分的病因和風險因素,但是已知肯定的是,年齡老化是阿爾茨海默氏病發生的最強的危險因素,故許多遲發性的病案多是在60歲後被確診的。而與家族史有關的早發性病案實屬罕見。而遺傳和心血管病史,以及不健康的生活方式等因數,雖然目前還沒有確切證據證實,但也可能與此病的發生有關係。
從整體來看,認知功能的衰減和阿爾茨海默氏病已經成為全球患病和死亡的主要原因,而病人,家庭照料人員,以及整個社會所承受的照料負擔已經大幅度增加。
過去二十年的廣泛深入研究已經為阿爾茨海默氏病和認知功能下降的性質或類別,還有其發病規模等提供了重要而深刻的認識和見解。然而,在對這類疾病的研究領域裡仍然存在著相當嚴峻和重要的挑戰,尤其在對這類疾病的預防研究方面。
對阿爾茨海默氏症發病病因以及相關有變數的風險研究是都是跨學科和對多種疾病的研究,但目前對這些相關因素或風險研究證據的整體科學質量還很低。
目前,對於導致人體認知功能下降和與患阿爾茨海默氏病任何有關聯的,又可以被改變的高危因素,都還沒有找到可以確定的結論,也還沒有證據證實與減少阿爾茨海默氏病的風險因素有關。但相對來講,經常運用人的認知功能,多食用低脂肪和豐富蔬菜的食品,以及適當的身體鍛煉與減低認知能力的風險有關。
目前,對認知功能減退,輕度認知障礙和阿爾茨海默氏病的評估診斷等,還缺乏相當可靠的和統一的診斷標準,而且現有的診斷標準也尚未被統一使用。
目前沒有足夠的證據可以顯示任何藥物,食品或營養補充品,保健品與維他命類等,對預防認知功能的衰減和預防阿爾茨海默氏病有效。在這一領域還需要進一步的大規模的,以人口為基礎的研究實踐(隨機對照試驗)來進一步證實這些相關因素與其發病關係。
而人社會經濟因素的高低,社會參與與社交活動的多少,有無配偶和獨居與否等在減低發病風險的相關因素研究結果中,還沒有證據顯示與老年癡呆發病高低以及認知能力下降有關。
研究發現保持心理和情緒健康,減少抑鬱症和憂鬱症狀等有助於減低輕度認知功能障礙和認知能力的下降的發生。而抑鬱症的出現是否可能反映了老年癡呆症早期大腦的功能變化,已經作為需要更深入研究取證的課題之一。
同時,所有的研究數據表明,當前沒有任何可以運用的藥物來預防人類認知功能減退和老年癡呆症的發生。
在线客服
聯絡我們 | 幫助中心 | 網站地圖
Copyright/版權所有©2008-2018
American Longevity Healthcare, Inc.,
北京壽爾康科學養老諮詢中心
友情連接
保定老年網 姑蘇老年網 海南老年網 金陵彩虹網 中國鄭州老齡產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