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阿滋海默症和其他老年癡呆症的現代護理和照料
 
美國壽康產業股份有限公司
王隅麗
公司執行總裁
美國老年學家,MAG, RCFE, Gerontologist
北京壽爾康科學養老諮詢中心首席專業顧問

 
阿滋海默症簡介
照料阿滋海默症和其他老年癡呆症的挑戰
中國對阿滋海默症和其他老年癡呆症護理和照料的落後領域
 
 

阿滋海默症簡介

   阿爾茨海默氏症是由德國醫生阿洛伊斯阿爾茨海默第一個在1906年發現和描述的一種腦部疾病。自從阿爾茨海默博士第一個對這種疾病提醒人們注意以來,在近一個世紀裡,科學家們已經對阿爾茨海默氏症有了大量的了解。阿爾茨海默氏症是一個漸進的和致命的腦部疾病。阿爾茨海默病的腦細胞破壞,造成記憶,思維和行為問題,足以嚴重影響人們的工作和生活。阿爾茨海默氏症隨著時間的推移而惡化,它是一種致命的疾病,目前排列美國疾病死因的第六位。

   但是,阿滋海默症並不是人的正常老化的現象,而是一個腦部退化並造成記憶逐漸喪失的腦部疾病。這種疾病導致失智,即病人的心智功能( 思考、記憶、和合理推斷) 嚴重喪失以致影響到日常生活。美國現在有五百二十萬阿滋海默症病人,其中包括有二十萬的病人年齡在65歲以下。到2020年,美國患阿滋海默症的病人將會成倍增長。面對美國的嬰兒潮一代,預測將來每八個老人中就有一個有阿滋海默症,對於這樣的發病機率,可想而知,其護理和照料的負擔對家庭和醫療保健體係都難以承受。另外一方面,對於阿滋海默症的治療和照料,除了人口老化導致患病率增加外,目前對人類其他巨大挑戰是,一是目前現代醫學還沒有找到完全的病因和可以使之治癒的手段,二是此病不但給病人本人的日常生活和生命質量帶來極大的困難和傷害,忘記了時間,群體,和社區和社會。因此,對此病是在醫療護理和照料方面的嚴峻挑戰,已經引起了全世界各個國家和各界人士的密切關注。如何面對這樣的挑戰,對我們每一個人口老齡化的國家都是一個必須重視的問題。

  阿滋海默症表現出老年癡呆症類似的症狀,但又是與老年癡呆症(Dementia)有別的一種疾病。老年期癡呆症分4種:1、老年性癡呆(Senile Dementia); 2、血管性癡呆(Vascular Dementia VD),含多發梗塞性癡呆(Multl-infarct Dementia,MD);3、混合性癡呆;4 、全身性疾病引發的老年人癡呆。

  為達到早期檢查和診斷阿滋海默症/病的目的,人們可以從下面的十個預警症候裡幫助您了解您的記憶和認知能力是否有衰減,並是否開始發展對您的健康構成威脅的阿滋海默症。如果您發現自己或親朋好友,以及身邊的任何人有下面任何一個症候,請不要忽略,盡快就醫得到正確的診斷和治療。有些症候也許不是阿滋海默症,故完全可以得到治療的,如果是阿滋海默症,治療愈早愈可以改善症狀,延緩病的進展和惡化。

1. 短期記憶喪失而影響工作生活技能:
  阿滋海默症的短期記憶減退或喪失與一般的正常記憶衰減不一樣,其特點是多經常忘記事情,後來也想不起來,而且還經常不斷重複問同一個問題,即使原來問過有過答案,但還是想不起答案來。

2. 處理自己熟能生巧的工作或日常事務也感到困難:
人在繁忙的時候有時候分心忘記什麼事情,都是較正常的,比如說,做好菜忘記放到飯桌上,吃完飯後才想起來。但是有阿滋海默症的人不但忘記把飯菜放到飯桌上,還忘記自己已經做好了這個飯菜。

3. 出現語言困難或障礙:
  人人都有可能有時會一時找不到適當的詞彙來表達自己的意思(寫句子或說話),但可以設法找到別的正確的詞彙來表達自己的意思。可是, 每個人都會有些時候找不到適合的用字,但仍能正確地用其他的字去完成句語。可患阿滋海默症的人會忘記很簡單的用字,或用不對的字和詞彙去表達自己的意思,甚至還會說出一些人們無法理解的語句來。

4. 對時間和地點的正確認知能力下降或喪失:
  人有時短暫性的忘記了時間(那天,那日,具體終點時間),和自己不太熟悉的地方/地點也是正常的,但是阿滋海默症的人可能忘記自己(家)居住的地點/地方,或在自己熟悉的街或商場購物時迷路,不知自己身處何地點,也不知道回家的方向,如何回家等。

5. 對事物的判斷力減弱:
  正常人也可能有時因為同時進行幾件活動而分心忘記事情,比如,在外面打電話時忘記你還在看管小孩。但是,阿滋海默症患者可能在照看小孩的同時,完全忘記了他在看管的小孩而要外出去探訪鄰居。還有他們常穿一些不合時季節或場合的衣服,或不合場合的打扮等,例如同時穿著多件的恤衫。

6. 抽象思維發生困難:
  例如,正常人在對自己生活開支記帳時,如果發現一些計算方法有困難,暫時想不出好的方法時,但後來自己仍然會慢慢找到解決的辦法的。但有阿滋海默症患者可能會完全忘記那些數字代表什麼,以及怎樣去處理那些數字。

7. 不但忘記東西放在何處,還把東西放在錯誤的地方:
  任何人常常也有可能忘記了自己的錢包或鑰匙放在那裡,但最後仍能想出或推斷出東西可能遺留的地方。可患有阿滋海默症的人卻常會把東西放在不適當的地方,如把電熨斗放在冰箱裡,或把手錶放在飯碗裡等。

8. 個人情緒或行為的改變:
  正常情況下,每個人都會有不開心或情緒不穩定的時候,但是有阿滋海默症的患者常常會在沒有任何明顯理由的情況下表現急速的情緒變化,例如在短時間內由平靜的心情突然變的傷心,一會又變為憤怒,一會又平靜下來。

9. 個性的突然轉變:
  人的個性在通常的情況下都會伴隨年紀的增加而產生微小的改變,例如性格改變的較為強烈或溫和等。而有阿滋海默症的患者,其個性常發生極大變化,可能變的極度暴躁,多疑,糊塗或驚恐等。

10. 對一些日常活動或工作喪失自發的動力和興趣:
  正常人厭倦家務和工作, 以及應酬和社交活動都時常見的,但人們多會重新對這些產生興趣,並自發恢復而又參加這些活動。可是有阿滋海默症的患者不會自動恢復對這些活動的興趣,都是需要別人提示和鼓勵而被動參加這類活動。

  請點擊遊覽我們提供的一個簡短錄像 “老年癡呆症的反常心理行為”。
現代照料阿滋海默症和其他老年癡呆症的挑戰
醫療保健服務體系裡潛伏的巨大照料危機:

  為了幫助大家了解和理解對照料阿滋海默症和其他老年癡呆症的挑戰和艱鉅,筆者提供下面一組美國的最新消息和數據來了解和理解將來醫療保健服務體系裡潛伏的巨大照料危機,並且可以對照中國目前該方面的數據,對中國將發生同樣的照料危機有一個準備,也希望中國各界人士對阿滋海默病的護理照料項目給與更多的關注和幫助。

  根據美國國家阿滋海默症協會2008年八月份對阿滋海默症的調研報告指出,每隔七十一秒的時間, 在美國就有一個人開始發生髮展阿滋海默症,而且,對阿滋海默症醫療保健和照料方面的耗資是比照料沒有老年癡呆症病人的三倍多。美國聯邦政府每年耗資在阿滋海默症的治療,護理和照料方面,已經超過美金一百個億,雖然全美國目前只有五千兩百萬個患阿滋海默症的病人。而到美國嬰兒潮進入老年時期, 美國阿滋海默症的病人將增加到一千萬。這些數據已經預測美國將進入一個國家醫療保健照料危機,而這種潛伏的危機將逼迫美國政府重新思考和計劃投入更多的資金去尋找有效的治療方案。於此同時,提供醫療服務和社會服務,以及從事該病研究的各級機構也被迫使要去重新思考和評估,這個國家的的各類照料服務是否能夠適應這個變化趨勢,來迎接這個重大挑戰。

  另一個重要的變化是,自從治療阿滋海默症的主要藥物Donepezil(Aricet)在1997年問世以來,使用此藥的病人特點已經發生變化。其主要原因是並不是只有患阿滋海默症的病人才使用此藥,而凡是有記憶力衰退的人,或者早期有失憶者,有的醫生也給與此藥來進行臨床治療和預防。而且治療中,晚期病人新藥的問世(NMDA Antagonists)後,也出現藥物運用和管理不當等方面的問題。故目前美國有關部門對用藥的狀況已經提出兩點基本的建議和要求,一是要考慮如何指導有失億的病人和他們的家屬正確選用和使用此類藥物,二是建議多使用各類健腦的運動或活動來改善促進大腦記憶功能,盡可能減緩大腦的記憶和認知退化過程,少用或不用藥物干涉來減少藥物產生的副作用等。

  通過對美國目前此病發病率的了解,再從中國2007年九月份公佈的數據統計和對該病發病情況,可以預感到中國養老將出現同樣嚴峻的局面。該數據指出,目前中國國60歲以上的老人已達1.2億人,隨著年齡增長,老年人的癡呆發病率逐步增高,65歲以上的人群的發病率為4.8%,北京市的同類數據為7.8%, 比全國平均發病率高3%,而全國85歲以上的人群發病率為8%。就這一組人群,筆者還沒有確定的數據,但根據推測,北京肯定也會高於全國平均發病率。該數據還指出,中國的老年性癡呆患者總數約在在500萬人以上,已成為繼心腦血管疾病、癌症後的老年人又一大“殺手”(是否是中國老人死亡原因的第三位?筆者還沒有找到確切的數據)。但從中國衛生部門2006年九月二十日公佈的一份流行病學調查顯示,目前中國共有各類癡呆老人600萬人,每年還有30萬老年人加入這個行列。同時,調查數據還顯示,老年癡呆症已經佔據中國老年人死因的第四位。從中國2006年與2008年公佈的數據比較,顯然有些不協調,也許公佈的數據一個是以“阿滋海默症”為準,另一個是以“老年性癡呆”為準,具體數據為何有這麼大的差異,國內同行們可以進一步查證。由此可見,由於中國在這類疾病的統計和診斷率的準確性方面還存在一些問題,中國實際老年癡呆症病人的數量(無論是阿滋海默症還是老年癡呆)可能要比美國大很多,而對該病的照料項目和服務卻要比美國落後很多,很多領域的服務還是空白,尤其是在幫助家人護理和照料病人的服務方面,更是很少。即使入住於醫院或養老院的病人,由於醫護人員缺乏對此病的專業護理知識和正面心態,很多病人也並沒有得到較好的護理和照料。所以,對護理和照料阿滋海默症和其他老年癡呆症病人,中國也將與美國一樣面臨同樣的照料危機。中國政府和地方各級機構組織也應該為日益加快的中國人口老化,和與急速增加的阿滋海默症和其他老年癡呆症等問題,做好迎接這個危機的準備。尤其是對有阿滋海默症和其他老年癡呆症病人的家庭,為了提供更好的護理和照料給他們所愛的親人,病人的家屬也應該重視和照顧好他們自己的健康。家人,政府,以及社會各界人士都要能夠認識這種疾病,了解所需服務, 並且儘自己的努力,通過各類渠道來建立更多更好的社區和家庭服務為有這種病人的家庭提供幫助。

 
護理和照料實踐中的挑戰:
  對於多數慢性病的調理,中國有句常言“三分治療和七分護理”,如果我們把它用在對阿滋海默症和其他類型老年癡呆或失億症的照料護理方面可能是最為恰當的。可是這裡對阿滋海默症護理照料的“七分護理”比一般的慢性病的護理來的更加艱鉅和困難,而且醫護人員,尤其是直接給病人提供服務的護理人員,不論是家人還是專業護理員,都要承受各類較大的心理,精神,和體力方面的壓力和緊張,這些是一般沒有親身經歷護理照料這類病人過程的人們不可能想像的到的壓力和負擔。

  這裡有兩個主要的原因導致對該病護理和照料的困難和心理精神壓力緊張,一個是此病多發生在晚年,隨著年齡增加,發生的機率也增加,所以病人多是是成人或老人。我們要對這些成人和老人提供我們文化傳統中只提供給嬰幼兒的一些照料服務,從病人本人和提供服務的人來講, 都是難以接受的。二是我們人類傳統思維觀念的干擾,提供服務的人員多以自己主觀意念,或用正常人的行為標準來看待這類病人,尤其是用正常人的邏輯思維和倫理來判斷患有阿滋海默症和其他類型老年癡呆的病人的思想,語言表達和行為方式。什麼是對,什麼是不對,而且總是希望病人隨時按照正常人的思維去聽醫護人員的安排,不管是在生活上和治療上,醫護人員或家人都有這個對正常人的“期望值”,所以,在日常生活中,或治療護理過程中,一旦病人無法或不可能按照我們對正常人的期望遵循時,我們,作為正常人的醫護人員或家人,就會感到不能接受和難以完成所應該提供的治療或護理任務,有時,就連人們日常基本的衣,食,住,行,生存所需和個人衛生等任務都很難讓病人接受,有的病人不但不能接受你提供的服務,所產生的個人性格和行為變化,乃至精神方面的障礙等,還同時給醫護人員以及家人帶來更多的照料困難和心理和精神壓力。我們可以看到,這個醫護人員對阿滋海默症和其他類型老年癡呆的病人心態方面誤區加重了護理照料上的困境。由於醫護人員及家人缺乏對關於阿滋海默症和其他老年癡呆症的專業教育和理解,所以給在護理和照料這類病人時,主觀和客觀方面的誤區問題對照料該類病人增加了更多困境和挑戰,故照料護理人員很多都有“身心勞累”並無法堅持下去的體會。

  如果不能理解在護理和照料阿滋海默症和其他老年癡呆症這兩個挑戰,醫護人員,或家人就可能對在護理和照料阿滋海默症和其他老年癡呆症存在一個常見的誤解,故也不能理解患有阿滋海默症和其他類型老年癡呆的病人。因此,使人們不能不接受這麼一個嚴酷的現實是,多數這些照料方面的挑戰和困境是由我們正常人造成的,而不是病人。患有阿滋海默症和其他老年癡呆症的人不是正常健康人(即使很多人體格健壯,沒有其他病變),而是一組有認知障礙的病人(思維和記憶的退化),但他們在患病期每天的生活中,也正在盡,或已經盡了他們自己最大的認知能力和各種努力來與此疾病拼死搏鬥,以求有尊嚴地生存。他們更加渴望與家人在一起生活,與常人一樣享受天倫之樂,這也是他們的生存權力。無論他們做的好與不好,對與不對,他們並不知道。他們只知道依靠自己所剩的一點點長期記憶,和具有錯誤的邏輯判斷能力來回答周圍這個世界正常人給他的問題和要求,儘管他們完全不能滿足周圍正常人對他們的要求,有的還伴隨著行為障礙而給正常人帶來很多麻煩和困擾,但是他們已經盡了他們最後的努力了!他們並沒有什麼不對的地方,因為這個世界上誰可能患有這類疾病或不患這種疾病,都不是他們個人所能決定的。如果作為醫護人員或家人的你或他,不理解他們,而還要用常人的眼光和姿態,按照常人的要求去與他們進行交流,建立人際關係和社會交往,並在提供護理和照料服務時,又要求他們以正常人的的姿態來進行回應,你必然面臨一個永遠擺脫不了的一種困惑感和沈重的心理精神負擔。以這種負面心態對待病人只能增加護理和照料上的困難,尤其是照料人員心理方面的障礙,更增加了照料人員的身心勞累和壓力,由於不能戰勝自己的這種心理障礙,有的照料人員,包括病人的親友,甚至對這類病人進行身體和心理方面的虐待,這都是在照料阿滋海默症和其他老年癡呆症病人過程中經常可能發生的,並已經受到各界人士密切關注問題。所以,要戰胜對阿滋海默症和其他老年癡呆症護理和照料方面的各類挑戰和困難,提供專業照料服務的人員首先要戰勝自己,而要戰勝自己,就要有相應的專業知識和技能。只有接受過系統教育和培訓的相關專業和護理照料人員,也包括醫生和病人家屬,才能真正走出這個誤區和困惑,給病人或自己的親人提供有較高質量的各類服務,並緩減病人家屬和照料服務人員心理和精神方面的壓力。

  對阿滋海默症和其他老年癡呆症的護理和照料問題,在以下幾個護理和照料領域的困難和挑戰幾乎一直困擾這類病人的家人和專業與非專業的護理人員,也包括很多醫生。在實踐上,我們學習和認識對這類疾病的七分護理和照料的重要性和實踐經驗,可能要比藥物治療對病人的高質量護理和有尊嚴的日常生活更有幫助。

1. 對阿滋海默症和其他老年癡呆症的日常生活護理和照料的挑戰:
  對中,晚期的病人,有的其護理照料方式即要用對嬰幼兒照料的方法,又要用對待成人的方式去理解病人,尊重病人的尊嚴,使病人保持自尊,乃至可以接受你的照料方式。其內容包括日常生活所需服務(衣食住行),大,小便護理,個人衛生需求,營養需求,生理和心理活動的需求,個人儀表著裝等需求,語言溝通和社會交往的需求,日常有理療意義活動的需求(體能健身,健腦增智),精神健康和沮喪症等康復和情緒舒解等需求。

2. 對阿滋海默症和其他老年癡呆症的行為改變對護理照料的挑戰:
  這些包括有進攻性行為,焦躁不安,困惑不解,失憶,失去方向,地點和時間的概念和認知,產生幻覺,不斷重複同一個問題的行為,失眠和黃昏綜合症出現,多疑個性產生,漫遊症(白天和夜晚),以及其他發生的各類“出奇”的不正常行為特徵,列如,不記得自己已經結婚而追求別的異性,穿奇怪或不適當的衣服,還有購物時不知道要付款等。如何戰勝護理和照料中出現的這類行為改變的挑戰,在今天對阿滋海默症和其他老年癡呆症的的護理問題方面,發達國家投入大量資金和力量,已經有很多的研究和實踐經驗值得我們藉鑑。

3.對阿滋海默症和其他老年癡呆症的個人安全問題護理照料的挑戰:
  在對阿滋海默症和其他老年癡呆症的護理照料挑戰中,就個人安全問題,一直成為這個領域的一個重要問題。在美國的阿滋海默症和其他老年癡呆症病人中,大約有60%的病人有“漫遊症,或漫遊行為”,還有,由於記憶和認知能力的衰減,從智障的影響,個人生活自理能力的喪失,也危及到個人安全問題。除了疾病本身的問題,還有許多是藥物的副作用,情緒的改變,緊張因數,其他外界的額外刺激,環境改變等因數,也可以加重記憶和認知的衰減,並出現一時性或短暫性的精神障礙,加重病人已經有的智障問題。這些危險因數影響到病人漫遊的安全,居家生活安全,一般室內外活動的安全,外出安全,生活自理安全,安全防火,駕車安全,以及用藥安全等諸多方面的安全問題。在患阿滋海默症和其他老年癡呆症的病人裡,每年都有很多病人死於由這類安全隱患問題導致的意外事故。還有很多病人發生意外傷害後造成體殘,長期臥床不起,加上各類的並發症,給病人本人增加更多的痛苦,給家人或護理人員的護理照料帶來更大的困難。由此產生的一系列後果,也使醫療照料費用的大增,故同時也使家人和政府的經濟負擔劇增。對此,美國等西方發達國家已經投入極大的人力和物力來研究如何杜絕這些對病人的安全隱患,無論從護理照料的具體實踐的教育培訓中,還是從研發的各類產品中,都有很多值得我們藉鑑的地方。

4.阿滋海默症和其他老年癡呆症病人家人在接受,適應,和戰勝照料挑戰的過程:
  對於每一個家庭,對阿滋海默症和其他老年癡呆症的護理和照料都不是一件能夠容易接受的現實和實踐,即使把病人送到專業的養老院所,或其他同類機構,無論是直接提供服務的家人還是間接提供服務的家人或照料人員,都要經歷一個痛苦的適應和戰勝照料挑戰的過程,它們包括精神的失落和沮喪感,照料方面出現的經濟,心理,時間和體力的沉重壓力和緊張,與患病親人關係改變,溝通交流困難的緊張,乃至晚期照料臨終關懷的壓力緊張,喪失親人的巨大痛苦和感情康復過程的壓力緊張,有時家人自己由於長期對病人的付出,其身心勞累而健康受損。另一方面,也可能出現老人或病人受到家人和護理人員虐待的情況,病人無法言明申訴,倍受磨難。所以,無論是家人和非專業的照料人員,還是專業的照料人員,學習對這類病人的護理照料技能是你能否成功完成照料任務的關鍵,這些技能不但是在具體提供服務方面,還是在心理精神的準備方面都是不可缺少的。有了這些技能和知識,這不但對你親人日常生活質量的提高有很大的幫助,也對減輕護理負擔,保護你自己的身心健康有不可忽視的重要作用。


中國對阿滋海默症和其他老年癡呆症護理和照料的落後領域

  從中國目前國情來看,現有醫療保健體系和社區的養老項目,對阿滋海默症和其他老年癡呆症病人的護理和照料多是推給了家人,所有上述的對阿滋海默症和其他老年癡呆症護理和照料方面挑戰性的問題,必然也是留給了病人的家人。有的家人難以承受在護理照料任務的壓力,尤其是心理和精神方面的壓力,有時比體力和經濟的付出更難以戰勝,所以他們不得不把自己的親人送到老人院,而現有的老人院很多工作人員(管理層,和具體護理一線人員),都沒有照料護理阿滋海默症和其他老年癡呆症病人的專業技能和經驗。更有勝者,有的家庭還把有行為精神改變的老人送到精神病院-這麼一個完全不屬於他們生活的照料護理環境,不但得不到正確的護理和照料,有的還會受到各種生活和精神上的虐待,使病情惡化。

  談到對科學和專業性的護理照料項目和服務,對護理人員和家人的專業教育和培訓, 無論是在我們的醫院裡,老人院裡,還是在社區和病人的家裡,都非常缺乏。患病家人缺少國家,政府,社會在這一方面的支持和幫助,他們所承擔對阿滋海默症和其他老年癡呆症的護理和照料,不管是在經濟上,精神上,護理和照料方面,還是在體力和時間方面的壓力已經到了難以承受的困境了。作為一些相關的組織部門,專業機構和專業人員,我們都應該開始思考,如何把這類疾病的護理和照料服務的項目逐步由家庭轉移到社區,而可以使病人盡肯能地能夠留在家裡或居住的社區裡,來得到較好的護理和照料,以及康復。讓更多的組織機構和各界人士參於到對病人和他們家人提供各類所需服務和項目的建設發展中來,從而減輕家庭照料的負擔,為阿滋海默症和其他老年癡呆症病人提供更完善的專業化服務。對於阿滋海默症和其他老年癡呆症的護理和照料服務,目前,中國各地區醫療衛生保健機構和組織,以及各級養老項目和機構,主要在下列領域裡的服務與項目急需發展和改善:
對疾病的科學統計和系統化管理。
對疾病早期的科學綜合評估和診斷(在生理,心理精神和社會家庭等領域裡全面評估)。
對疾病的正確診斷,治療與用藥指導。
提供對病人家庭成員的專業教育和社會支持服務(包括心理精神支持等服務)。
提供對醫護,高。中層管理人員的系統化專業教育和培訓。
在個案評估的基礎上,如何制定對病人全面科學的護理和照料計劃。
在個案評估的基礎上,提供對病人的各類法律保護(尤其是杜絕病人可能受到的各種虐待)。
對早期階段的病人的重視和觀察追踪,以及早治療來延緩病程或改善病人症狀。
對病人的日常專業護理和照料規章制度和評估手段的建設和實施。
對進入晚期病人的臨終關懷的特殊護理照料,以及對家人的心理精神健康的各類支持服務。

  要盡可能快的發展上述項目和服務,沒有對從事該領域里工作和服務的人員,包括管理人員,提供一個系統化和專業化的教育培訓是不可能做到的。所以,中國各個地區和與護理和照料阿滋海默症和其他老年癡呆症的各級機構,都應該重視對該行業的人員的專業教育和培訓,並同時投資開發建設這些服務項目,在一個嚴格的規章制度管理之下,啟動市場機制,提高護理和照料的質量,才能滿足我國各地老人和他們的家人對護理和照料的需求,也同時滿足改善病人生活質量的需求。

  請切記,我們每一個人都將進入衰老階段,在今天長壽社會裡,我們每一個人都有一定機率發生和發展阿滋海默症或其他老年癡呆症。所以,我們自己和我們的家人都可能面臨同樣的困境和挑戰。幫助現有的阿滋海默症和其他老年癡呆症的病人和他們的家人,也是幫助你自己,幫助你的家人,最終幫助我們全社會。讓所有進入衰老的人群,無論他們處於身殘或智殘,或兩者同時存在的生存抗爭中,都應該,也可以同樣享受晚年的天倫之樂和高質量的晚年生活,這也是我們專業養老人員的心願和使命。關於對阿滋海默症和其他老年癡呆症護理和照料的專業教育和培訓,請遊覽我們的 >對養老各項目專業教育和培訓服務。

 
 
在线客服
聯絡我們 | 幫助中心 | 網站地圖
Copyright/版權所有©2008-2018
American Longevity Healthcare, Inc.,
北京壽爾康科學養老諮詢中心
友情連接
保定老年網 姑蘇老年網 海南老年網 金陵彩虹網 中國鄭州老齡產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