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可非议,中国已经步入一个老龄化国家,与世界其他老龄化国家一样,已经看到阿尔茨海默氏病和老年痴呆症发病的流行趋势,并面临在治疗和照料服务的严重挑战和困境。中国的相关机构和部门,包括医疗保健和社会服务等,如果缺乏对预防和治疗这个在老龄化社会的新型“流行病”的充分准备,尤其是在医疗模式和非医疗照料服务模式领域的建设和发展中,不能尽快与发达国家接轨,无论是中国的70后,80后,还是90后的一代人,将很难找到一个有效的途径,来照料或护理自己患有阿尔茨海默氏病或老年痴呆症的父母或祖父母,使他们能够继续生活在一个有自尊的,与大家一样享有平等权利的,并同时能够得到所需要的各类服务和帮助的生存环境中,来使他们的长寿生活显得更有价值和意义。对于中国的年轻一代,关心对您父母或祖父母面临的养老挑战,也是关心您自己将在年龄老化和长寿生活中要遭遇到的同样困境。
 
为中国居家和机构养老
照料护理阿尔茨海默氏病和老年痴呆病人的
专业咨询与辅导服务简介
 
王隅丽 CEO
美国寿康产业股份有限公司
北京寿尔康科学养老咨询中心
Yuli Wang,MD,MAG,CDP,RCFE
American Gerontologist and Geriatric Care Professional

 

   与发达国家一样,人口老龄化快速到来的中国,已经面临对阿尔茨海默氏病或老年痴呆症治疗与照料服务方面的严峻挑战,而在治疗和照料老年痴呆病人的服务实践中,比西方国家落后于几乎三十年的中国,又要满足治疗和照料比西方国家老年痴呆患者数量多很多的病人与他们家人的需求,如果不建立和发展自己的一个较为科学和完善的治疗与照料服务体系,以及相关专业与非专业的照料服务,中国无论在机构养老,还是在居家养老的建设中,将在提供对老年痴呆的照料服务中遭遇到难以想象的困难和危机,病人以及家人的照料负担日益沉重和无效,中国也难以达到联合国世界阿尔茨海默氏病或老年痴呆症报告所要求的其基本照料服务准则。 而落后的照料服务也会使正在狂飙的照料成本继续攀升,中国经济的发展速度能否负担对中国老年痴呆照料服务的消费,也将是中国社会和政府需要提前思考和采取应对措施的重要考量。 我们率先为中国现代养老提供的这样专业技术咨询服务,也希望为中国养老在治疗和照料老年痴呆的严峻现实和服务建设方面,提供一些力所能及的帮助,促进中国养老在这个领域的照料服务建设中,尽快与发达国家接轨,满足中国高龄老人的照料需求。 关于我们在此领域里近十几年来在美国的专业实践信誉和相关临床经验,请游览我们的相关网页了解详情

 

  在对此领域的专业服务的提供过程中,我们将运用在美国的长达14年以上的照料护理阿尔茨海默氏病和老年痴呆症病人的专业知识和临床实践经验,为中国居家和机构养老,医院和诊所等医疗保健机构,包括为老年痴呆症病人的家庭照料人员,对如何获得早期专业评估与诊断的最新知识与技能,更有效地护理照料阿尔茨海默氏病和老年痴呆症病人等提供最新的专业咨询和辅导服务。 我们提供此项专业服务的目的在于使中国的医疗保健和护理照料人员,包括病人的家人能够充分认识和理解阿尔茨海默氏病和老年痴呆症的早期基本发病过程,临床表现,晚期阶段病情恶化的特点,以及现代在照料护理各个发病阶段的阿尔茨海默氏病或老年痴呆症病人所遭遇的巨大困难与挑战,使照料患有阿尔茨海默氏病和老年痴呆症的医疗保健人员,社会服务工作者,护理照料人员,以及病人的亲朋好友,在寻求相应专业咨询的过程中,可以充分了解老年痴呆症的照料需求,并学习和掌握对阿尔茨海默氏病或老年痴呆症病人的基本护理照料专业知识与技能,尤其是以注重运用现代老年病和老年科学对老年病人“对人而不是对病的”的治疗和康复护理基本准则,最终能够帮助护理照料人员应对挑战,克服困难,在能够维护自己身心健康的同时,为老年病人提供真正能够满足病人和家庭人员不同需求的综合专业服务。

 
老年痴呆照料护理的挑战
美国对照料阿尔茨海默氏病和老年痴呆症项目法案的正式通过 (2010-12)
美国对阿尔茨海默氏病和老年痴呆症治疗与预防研究的最新报告(2010-4)
世界阿尔茨海默氏病与老年痴呆症的照料负担和未来流行趋势(2010-7)
设计策划现代居家与机构养老对照料阿尔茨海默病与老年痴呆症的新型服务模式
机构和家庭提供对阿尔茨海默氏病和老年痴呆症早期诊断和护理的专业咨询辅导 

美国对照料阿尔茨海默氏病和老年痴呆症项目法案的正式通过(2010-12)
  我们希望中国各地相关部门的决策机构与高层管理,包括医疗保健与预防医学,国家立法机构,社会养老保障与服务体系,以及民间各类养老助老企事业机构与组织等,可以从世界与美国等发达国家长达数十年的,对老年痴呆病的研究观察报告中,来了解老年痴呆症对老龄化国家的挑战,并增强中国对建设和发展护理和照料老年痴呆症的战略意识,借鉴这些重要和科学的研究结果与挑战,来尽快制定中国自己的应对策略和相关政策,包括对各类具体服务和研究项目的建设与拓展,这无疑对中国如何更好地照料自己有着1。3亿的老年人群,都将具有重大的参考价值和意义。这也是我们希望为中国提供这项专业服务的最终目标。

  为了更科学和有效地应对老龄化社会中不可避免的对阿尔茨海默和老年痴呆病人的照料负担的挑战,美国政府和民间相关协会或组织团体早已开始了对此问题的立法程序呼吁,通过大家的共同努力,美国老年痴呆症基金会在2010年十二月月十五号对外公布,“美国国家照料老年性痴呆项目法案”获得白宫的正式通过.此法案先后通过美国参众两个议院的批准,其详细草案条例也同时送交美国现任总统奥巴马过目签字。这个法案的通过将为美国政府协调和帮助对美国各级机构和组织预防和治疗这种疾病所付出的努力奠定了一个崭新的基础,并为国家最终战胜阿尔茨海默氏病挑战的发展战略规划开创了一个划时代的里程碑。

  美国老年痴呆症基金会的CEO为之高兴而深切地感叹到: “这个重大行动(美国国家对照料阿尔茨海默病项目法案的通过)标志了国家对应对这个美国公共健康危机的紧迫性,以及对寻求战略性和协调的途径来有效的治疗和照料阿尔茨海默氏病和老年痴呆病人的需要等,有了更重要的认识。这个法案的通过,无论是对每天苦苦挣扎在照料护理老年痴呆病人的家庭成员,还是对众多努力奋斗在照料老年痴呆病人第一线的科研与实践战线上,并正在全全力以赴,力争有所作为的众多提供照料服务的相关企事业组织和机构来讲,都是一个划时代的胜利.他还强调这个法案的建立和通过,也是美国有史以来第一次通过全国性的战略计划来解决对阿尔茨海默氏症或老年痴呆病的照料问题。这个法案为美国目前被诊断有阿尔茨海默病多达510万美国老人和他们的家人,以及那些在将来更多的要面对这一大脑紊乱疾病的美国老年人群提供了极大的希望.如果这个法案不能及时通过,我们社会的公共健康服务在对抗此病的能力将不足,美国在2011年进入65岁的第一波婴儿潮所面临患有阿尔茨海默病或老年痴呆症的风险将大大增加。 希望这个“美国国家照料老年性痴呆项目法案”的通过,也标志着它是美国国家对本病重视和即将加大投资的一个转折点。 他提出,要满足照料阿尔茨海默氏病和老年痴呆症病人的需求,强调摆在美国人民面前的挑战虽然是巨大的,但是只有大家能够团结一致走到一起,才能在治疗和照料阿尔茨海默氏病和老年痴呆病人的实践中取得可喜的进展”。

  无可非议,与美国一样,中国也已经步入一个老龄化国家,由于高龄老人的基数远远大于美国,尽管中国在此病统计学数据上的不准确性 (诊断率和科学统计学的落后),患有阿尔茨海默氏病和老年痴呆症的总人数还是要比美国要高很多。加之中国人口老化速度的加快 所以中国也面临对阿尔茨海默氏病和老年痴呆症高发的流行趋势,以及在治疗和照料中的严重挑战和困境。而中国的相关政府机构和部门,包括医疗保健和社会服务,包括民间组织团体等,还缺乏对预防和治疗这个在老龄化社会的新型 “流行病” 的充分认识和准备,在对相关政策和法规的建设方面,与发达国家在此领域的建设发展上,还有很大一段差距。 由于没有前期为此病提供综合服务的实践经验,中国在对该病服务的法规建设上也难以与发达国家接轨。 尤其是在医疗模式和非医疗服务模式领域的建设和发展中,如果不能尽快与发达国家的相关服务接轨,无论是中国的70后,80后,还是90后的一代人,将很难找到一个有效的途径,来照料或护理自己患有阿尔茨海默氏病和老年痴呆症的父母或祖父母,使他们能够继续生活在一个有自尊的,并与大家一样享有生活的平等权利,同时还能够得到他们所需要的各类服务和帮助的生存环境中,来使他们的长寿生活显得更有价值和意义。 对于中国的年轻一代,关心对您父母或祖父母面临的养老挑战,也是关心您自己将在年龄老化和长寿生活中要遭遇到的同样困境。

美国对阿尔茨海默氏病与老年痴呆症治疗与预防研究的最新报告(2010-4)

  阿尔茨海默氏症是老年痴呆症最常见的原因,它最初是在1906年由德国精神病学家和神经病理学家阿尔茨海默阿洛伊斯,从一个经历着记忆力减退,语言问题,以及反复无常和不稳定行为的女性病人的大脑病变所发现的病理特征(大脑组织出现的异常团块蛋白质-β-淀粉样蛋白斑块,和蛋白质纤维束纠结-神经元纤维缠结)后而提出的一种病症。自阿尔茨海默氏症在1906年首次发现后,它已经从过去一种罕见的病例发展到今天中,老年人中最常见的致残性疾病。由于老年人口的快速增加,社会增加了对预防和治疗各类慢性病,包括对阿尔茨海默氏症的迫切需要。对于大多数人来看,一生中人的认知功能和其他健康状况基本可以保持在一个相对稳定的状态,而一些人在短期记忆和思维整合速度上,可能会随着年龄老化而逐渐下降。但对于有的人来看,其认知功能速度的下降过程可能加速,并发展到一个更严重的状况,而表现出各种形式的痴呆症。不像重度的老年痴呆,轻度的老年痴呆症的认知功能损害不会到严重到干扰日常生活的状况。

  针对现代预防或护理照料老年痴呆症这一严峻挑战问题,我们可以从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在2010年四月召开的 “预防老年痴呆症和认知功能下降”的国家科学会议的声明报告的结论中,了解到现代医疗保健体系与服务在治疗和预防,乃至照料阿尔茨海默氏病和老年痴呆症病人的服务领域里所将面临的艰巨任务和困境。这些发现和结论也暗示了现代传统的医疗体系与服务方式与途径(医院与诊所的医疗模式)已经不能满足和适应对此病的治疗,预防,以及在照料阿尔茨海默氏病和老年痴呆症病人的需求了。

  这次的美国国家“预防老年痴呆症和认知功能下降”的科学会议是由美国在相关领域的各路专家学者,以及在提供临床和照料服务实践组成的专家们云集一堂,通过对过去二十年来世界(全球)在对阿尔茨海默氏病和老年痴呆症的治疗预防等方面的各类重要研究报告与数据分析,以及实践经验的总结后所得出的报告声明。该数据来源仅限于在发达国家近代进行的人体临床观察和试验的研究,其对轻度认知功能障碍,老年痴呆症 (包括阿尔茨海默氏病)的发病或风险因素的研究涉及到了相关的多种因素,包括人体在营养,医疗保健,个人行为,社会与经济,生活环境和遗传因素等方面的研究观察等。对于现代阿尔茨海默氏病和老年痴呆症在治疗和预防问题所面临的挑战,做出了以下主要的结论报告。

  我们希望中国各地相关部门的决策机构与高层管理,包括医疗保健与预防医学,国家立法机构,社会养老保障与服务体系,以及民间各类养老助老企事业机构与组织等,可以从世界与美国等发达国家长达数十年的,对老年痴呆病的研究观察报告中,来了解老年痴呆症对老龄化国家的挑战,并增强中国对建设和发展护理和照料老年痴呆症的战略意识,借鉴这些重要和科学的研究结果与挑战,来尽快制定中国自己的应对策略和相关政策,包括对各类具体服务和研究项目的建设与拓展,这无疑对中国如何更好地照料自己有着1。3亿的老年人群,都将具有重大的参考价值和意义。这也是我们希望为中国提供这项专业服务的最终目标。另一个对中国相关决策阶层有重要借鉴意义的研究报告是“世界阿尔茨海默氏病与老年痴呆症的照料负担和未来流行趋势”

 
美国对阿尔茨海默氏病与老年痴呆症治疗与预防研究的最新报告小结如下:(2010-4)
到目前为止,在对老年性痴呆的正确诊断方面还相当困难并往往不精确,但需要对此病的正确诊断无疑是非常重要的.而正确的诊断也往往取决于所使用的不同的诊断(评估)和病理标准.一般来讲,阿尔茨海默氏症占据了所有老年性痴呆症的60%-80%.目前,阿尔茨海默氏症已经上升到导致美国总死亡病因的第六位,是美国65岁及以上老人主要死因的第五位.美国每年对阿尔茨海默氏症和其他痴呆症的医疗保健与照料费用已经超过148亿美金,并且这种疾病也给病人本人和家庭成员在经济和精神等方面已经带来了巨大的负担和痛苦。
到目前为止,对人类轻度认知障碍和阿尔茨海默氏症的发生病因等相关风险因素,诸多的研究已经产生出许多丰富的理论和相关疗法。尽管还没有证据充分的病因和风险因素,但是已知肯定的是,年龄老化是阿尔茨海默氏病发生的最强的危险因素,故许多迟发性的病案多是在60岁后被确诊的。而与家族史有关的早发性病案实属罕见。而遗传和心血管病史,以及不健康的生活方式等因数,虽然目前还没有确切证据证实,但也可能与此病的发生有关系。
从整体来看,认知功能的衰减和阿尔茨海默氏病已经成为全球患病和死亡的主要原因,而病人,家庭照料人员,以及整个社会所承受的照料负担已经大幅度增加。
过去二十年的广泛深入研究已经为阿尔茨海默氏病和认知功能下降的性质或类别,还有其发病规模等提供了重要而深刻的认识和见解。然而,在对这类疾病的研究领域里仍然存在着相当严峻和重要的挑战,尤其在对这类疾病的预防研究方面。
对阿尔茨海默氏症发病病因以及相关有变数的风险研究是都是跨学科和对多种疾病的研究,但目前对这些相关因素或风险研究证据的整体科学质量还很低。
目前,对于导致人体认知功能下降和与患阿尔茨海默氏病任何有关联的,又可以被改变的高危因素,都还没有找到可以确定的结论,也还没有证据证实与减少阿尔茨海默氏病的风险因素有关。但相对来讲,经常运用人的认知功能,多食用低脂肪和丰富蔬菜的食品,以及适当的身体锻炼与减低认知能力的风险有关。
目前,对认知功能减退,轻度认知障碍和阿尔茨海默氏病的评估诊断等,还缺乏相当可靠的和统一的诊断标准,而且现有的诊断标准也尚未被统一使用。
目前没有足够的证据可以显示任何药物,食品或营养补充品,保健品与维他命类等,对预防认知功能的衰减和预防阿尔茨海默氏病有效。在这一领域还需要进一步的大规模的,以人口为基础的研究实践(随机对照试验)来进一步证实这些相关因素与其发病关系。
而人社会经济因素的高低,社会参与与社交活动的多少,有无配偶和独居与否等在减低发病风险的相关因素研究结果中,还没有证据显示与老年痴呆发病高低以及认知能力下降有关。
研究发现保持心理和情绪健康,减少抑郁症和忧郁症状等有助于减低轻度认知功能障碍和认知能力的下降的发生。 而抑郁症的出现是否可能反映了老年痴呆症早期大脑的功能变化,已经作为需要更深入研究取证的课题之一。
同时,所有的研究数据表明,当前没有任何可以运用的药物来预防人类认知功能减退和老年痴呆症的发生。
在线客服
联络我们 | 帮助中心 | 网站地图
Copyright/版权所有©2008-2018
American Longevity Healthcare, Inc.,
北京寿尔康科学养老咨询中心
友情连接
保定老年网 姑苏老年网 海南老年网 金陵彩虹网 中国郑州老龄产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