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2010年七月公布的世界阿尔茨海默氏病报告指出,估计全世界在2010年有3,560万的人患有阿尔茨海默氏病和老年痴呆症,2030年将增加到6,570万,2050年将增加到1150.4万人。目前约占世界人口的0.5%的人患有老年痴呆症,而世界近三分之二患有老年痴呆症的人生活在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这些国家的患病人数还表现出急剧上升趋势。而目前中国的老年痴呆症病人占世界发病总人数的17%-22%。
 
阿尔茨海默氏病和老年痴呆症的照料负担和未来流行趋势
 
王隅丽 CEO
美国寿康产业股份有限公司
北京寿尔康科学养老咨询中心
Yuli Wang, MD, MAG, CDP, RCFE
American Gerontologist and Geriatric Care Professional

 
正确认识阿尔茨海默氏病或老年痴呆症的照料困境与挑战
世界阿尔茨海默氏病和老年痴呆症的高发率与未来流行趋势
世界阿尔茨海默氏病和老年痴呆症的照料成本与负担
 
正确认识阿尔茨海默氏病或老年痴呆症的照料困境与挑战

   阿尔茨海默氏病或老年痴呆症是由于人体多个系统发生进行性地功能障碍,从而影响人的记忆,思维,行为,和进行日常生活能力一种综合病症,最后导致这些系统的功能下降,紊乱,甚至丧失。老年痴呆症主要发生在老年人,虽然也可以发生在65岁之前,但65岁以后,发生痴呆症的可能性每五年大约增加一倍。绝大多数的老年痴呆患者都需要不同程度的照料需求,从日常的生活自理,个人卫生和准备餐饮,购物等到全天候的生活护理和照料服务。阿尔茨海默氏病是一种最常见的老年痴呆症,与癌症一样,目前还没有较好的医疗手段能够治愈和阻止病程恶化的疾病,随着病程进行性地发展,最后导致病人死亡。确诊后的老年痴呆症病人总的平均生存期约在4.5年,而在70岁以前确诊的病人平均生存期约在10年左右。其他类型的老年痴呆症还包括血管性痴呆,路易体痴呆症和前颞痴呆症。

  阿尔茨海默病的发生会严重地影响生活质量。老年性痴呆患者缺乏控制自己的能力,缺乏识别能力和语言能力。在日常生活中具体表现为健忘、不安、幻觉、徘徊等。早期患者大多数有抑郁,晚期患者经常并发感染。由于对此病在照料和护理上的挑战,几乎50%的家庭照料人员的身心健康受到严重影响,患有多种疾病和功能紊乱。故阿尔茨海默氏病可以说是一种致命的疾病,它不仅剥夺了个人的记忆与认知,导致人精神和身体进行性地损伤到死亡,它也是一个日益严重的威胁国家健康的疾病。患有阿尔茨海默氏病或老年痴呆症的人们和他们的家人和朋友都在个人生活,情绪、情感,经济和社会方面受到严重的影响。缺乏对此病的意识或认识已经成为一个全球性的问题。我们应该通过正确理解阿尔茨海默氏病或老年痴呆症,以及在照料护理中所耗费的社会成本,这些耗费又如何对病人的家庭,对医疗和社会保健服务,以及对国家和政府的影响,才有可能解决我们社会对阿尔茨海默氏病或老年痴呆症认识缺乏问题。

  按照中国对患有阿尔茨海默氏并及有记忆与认知衰减的老人习惯于简称或统称叫“老年痴呆症”。但从现代老年学及老年病学的科学研究和临床实践来看,这个中文的翻译或统称还不够正确。一是此中文名称翻译的过于笼统,难以区分阿尔茨海默氏病与其他类型的“老年痴呆症”。有记忆与认知衰减的老人不一定就是“痴呆”,有的属于人们发生疾病时或认知能力变化过程中的一些症候,它们也可以发生在健康或亚健康人群。二是而其当症候发生时,所表现的症候和程度也是因人而异的。如果统一简称为“老年痴呆”很容易伤害老年人的自尊和自信心,也会使老人或其亲朋好友误解和困惑。但是如果出现类似症候没有得到及时的注意和关心,也会耽误到对老人记忆和认知能力衰减的正确诊断,从而延误康复和理疗,以及治疗的时机。没有一个对这类症候的正确的认识和诊断,也还可以误导家人对老人的帮助和照料等。所以,老人和家人需要尽早和尽可能地具备一些相关的基本知识,尤其具备一些对阿尔茨海默氏病与其他老年记忆与认知衰减的区别与早期诊断方面的专业知识,帮助老人及时得到正确诊断和所需的科学性,具有个性化的照料护理,以及一些对大脑功能的康复理疗等。这样才能使有记忆和认知功能下降的老人继续可以居家养老,避免机构养老的愿望得以实现。同时,也可以使家庭成员对照料护理阿尔茨海默氏病或“老年痴呆症”老人的信心增加,保证家庭照料护理服务的合理化和专业化,对老人病情的延缓和好转,以及减轻家人的照料负担等,获益极大。这些知识和技能也适用于在各种类型的机构养老的,对阿尔茨海默氏病和其他有记忆认知衰减老人的照料护理服务中。

  在2010年七月公布的世界阿尔茨海默氏病报告指出,估计全世界在2010年有3,560万的人患有阿尔茨海默氏病或老年痴呆症,中国大约600万-800万病人左右,约占世界患病总人数的17%-22% 左右,几乎达到世界老年痴呆症患病总人数的1/5。中国老年保健协会近年来进行的调研发现,上海市80岁以上老人患病率达30%以上,而发病率正以每年1.4%的速度上升。但考虑到中国对阿尔茨海默氏病或老年痴呆症的早期正确诊断远远落后与美国等西方发达国家,故中国目前对阿尔茨海默氏病或老年痴呆症统计数据的准确率还相当保守。所以,中国的阿尔茨海默氏病或老年性痴呆症“发病率很高,但就诊率却很低”是造成数据或发病率统计不准确(偏低)的主要原因。

  所以,中国这个具有庞大老年人口基数的国家,仍然有许多被遗漏的阿尔茨海默氏病或老年痴呆症病人没有被发现或统计入内,尤其在对中国边远或不发达地区的发病率的统计。随着将来不断提高的对阿尔茨海默氏病或老年痴呆病症知识的普及率和诊断率,以及就医率,中国阿尔茨海默氏病或老年痴呆症的发病率数据还会大大提高。但对于中国这样一个发展中国家目前对阿尔茨海默氏病或老年痴呆症病人的照料能力(知识,技能和服务)来看,目前中国的数据已经展示出一个相当大发病基数(占世界发病率的17%-22%),已经足以挑战中国政府的医疗保健体制和政策的改革,以及加大中国各地对建设和发展照料护理阿尔茨海默氏病或老年痴呆症病人项目的投资需求。

  今天,现代社会已经认识到对阿尔茨海默氏病和老年痴呆症病人在医疗护理和生活照料的巨大挑战,故使家庭和社会养老在对阿尔茨海默氏病和老年痴呆症病人的护理照料服务方面也显得“异常艰难”。所以对现代养老服务的项目和队伍建设,包括对家庭照料成员专业素质方面的要求日益增加,这已经成为全世界公认的一个不可逆转的趋势。在今天我们的老龄化社会, 如果要评估或判断一个养老机构,或一个社区居家养老服务项目是否能够满足当地老人养老需求,或一个养老项目或服务要想优先取得在现代养老市场的竞争力,必须要有能力提供对阿尔茨海默氏病和老年痴呆症病人的每个病程发展阶段的护理和照料服务,包括为伴随精神行为障碍的阿尔茨海默氏病和老年痴呆症病人的照料服务。否则,无论国营或私营,所投资或经营的养老项目或服务是很难在将来的养老市场立足或成功拓展的。因为任何一个违背社会实践需求和科学规律,即现代老年病流行规律的养老项目或服务最后必定会被养老市场所淘汰的。因此,对社会与居家养老的服务人员,进行对阿尔茨海默氏病和老年痴呆症等相关专业知识和照料护理服务实践的知识与技能的普及教育,专业咨询与辅导,也是我们国家政府和地方各级医疗保健网络,各类养老服务机构或组织(国营和私营),以及对提供养老服务的相关专业人员一个义不容辞的责任。

  如果我们不尽早实施这类普及教育与相关培训,中国这个世界老年人口老化速度最快的,老年人口和阿尔茨海默氏病和老年痴呆症发病人数最多的国家,面对已经迅速“流行”的阿尔茨海默氏病或老年痴呆症,在病人数量之多,而各类相关专业服务又严重缺乏的情况下,要想提供满足养老需求的护理和照料服务,无论在中国的医疗保健体系里,还是在中国的养老社会服务网络体系里,包括在我国社区居家养老服务中,中国各地区将会出现“难以招架”和“不知所措”的养老照料护理危机。待这种危机出现时,中国社会和家庭都会受到不可预料的“巨大冲击力”影响,并要承受对照料护理阿尔茨海默氏病或老年痴呆症领域里的极为严重的负担。

  因为照料护理阿尔茨海默氏病或老年痴呆病人与其他老年病人,比如与发病率最高的老年心血管系疾病不同的是:目前,在现代老年病学的临床实践中,没有任何有肯定疗效的药物可以预防或治疗此类疾病,也没有任何可以改善病情的手术治疗途径供临床实践选择。不仅如此,阿尔茨海默氏病所表现的特点是一个“不断进行时态”的病情恶化过程,随着记忆和认知能力的急剧衰减,同时所伴随的是不同程度的精神和心理行为障碍,即使在病人体能功能尚好阶段时,其日常基本生活就已经成为“半自理”或“不自理”而需要许多帮助。由于精神和行为的反常改变,一个曾有过自己完整和成功人生的老人,当需要极力地为保持自己的自我和自尊做出努力时,对所别人提供的日常照料护理,或日常个人生活中所需的许多“辅导和提醒”与“帮助”,包括基本生活,记忆,方向或方位的指导或纠正等帮助时,老人都会感到自己的自尊或隐私“被冒犯”而难以理解和接受,并会以各种形式(语言和肢体行为反应)来对所提供的帮助或服务加以“反抗”,从而试图来保护自己的独立人格尊严和以往“在家庭或工作中的主导地位”-- 这些原来自己所拥有的重要社会角色。所以,人们可以想象,与我们照料护理婴幼儿的同类服务或帮助相比,当一个患有阿尔茨海默氏病或老年痴呆症的老人,对其所需的诸多照料护理服务表现出一系列“困惑和反抗”的语言和行为时,护理与照料人员所面临的困难和挑战的实际“画面”如何。如果人们没有亲身参与照料和护理有这类有合并症的阿尔茨海默氏病或老年痴呆病人的实践(24小时/7天),是很难体会或感受到“力不从心”,“不知所措”,以及“精疲力尽”等照料的压力和无助感的。更为重要的是,参与照料护理阿尔茨海默氏病或老年痴呆病老人的家庭成员与其他护理人员,如果缺乏这类专业知识和技能,对耗时,耗力,耗心的阿尔茨海默氏病或老年痴呆症病人的照料护理,将难以完成日常在居家或机构养老服务中为这类老人提供所需的基本照料护理任务的。所以,这也是对机构养老的专业服务队伍建设的重要性之一。关于在这一领域里的照料挑战,请点击游览我们提供的一个简短录像 “老年痴呆症的反常心理行为”。此录像语言虽然是英文,但是人们可以通过视觉感官效应,仍然可以认识和了解上面我们谈到的,目前在照料护理老年痴呆症病人的巨大困难和挑战。无论机构或居家养老,现实每天的照料护理工作都会面对这样的画面,有的具体病例的照料服务中,还有比这个画面更为困难的情况和任务。我们希望,无论您现在或将来是提供养老服务的业主,还是直接为病人提供服务的家人或服务人员,当您在养老服务的实践中遇到这样的画面或情况时,可以自我评估一下,如果在一年360天,每天24小时的照料服务中,面对这样的困境,您是否具备如何应对的专业知识和技能, 包括在精神和心理方面对这类病人的理解和承受能力? 最后,您是否能够承担和完成其照料责任和工作?

  关于对阿尔茨海默氏病和老年痴呆症的认识和照料挑战更多信息,请游览我们“老年痴呆”页面内容。

阿尔茨海默氏病和老年痴呆症的高发率与未来流行趋势

  在今天的老龄化社会,无论是在西方发达国家,还是在中国这个世界老年人口最多的国家,阿尔茨海默氏病或老年痴呆症的“高流行和高发率”的趋势已经开始出现,并已经被大量的临床与科学研究证实。在2010年七月公布的世界阿尔茨海默氏病报告指出,估计全世界在2010年有3,560万的人患有老年痴呆症,2030年将增加到6,570万,2050年将增加到1150.4万人。目前约占世界人口的0.5%的人患有老年痴呆症,而世界近三分之二患有老年痴呆症的人生活在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这些国家的患病人数还表现出急剧上升趋势。中国属于发展中国家,与世界中等收入国家一样,在应对阿尔茨海默氏病或老年痴呆症照料“高流行和高发率”的趋势时,具有比发达国家更大挑战和困难,一是患病人数剧增而就诊率低,二是照料护理服务少而落后。这也是这些国家对此病的照料成本支出比发达国家低很多的原因之一。

  据美国2010年的粗略统计,全美国约有五百三十万老人确诊为阿尔茨海默氏病,是这个国家历史上阿尔茨海默氏病数量最大的一年。几乎占美国总人口总数的1.6%,与过去五年相比,患病人数上升了10%。而估计到2050年,这个发病的数字将跳跃到一千四百万。那时,在美国65岁和以上老年人中患有阿尔茨海默氏病的人数已占据了13%,即每八个65岁和以上老年人中就有一个阿尔茨海默氏病。据美国2006年的统计预测,当美国的“婴儿潮”们走近60岁时,每小时就有330个老年人被诊断为阿尔茨海默氏病。而当到他们的85岁时,这些人中将有50% 的老人患有阿尔茨海默氏病。按照美国最新的观察研究预测,到2030年,美国将有七百七十万的老人患有阿尔茨海默氏症。从美国的人口老龄化变化进程与阿尔茨海默氏病和老年痴呆症上升的速度,使我们看到了美国阿尔茨海默氏病和老年痴呆症的流行趋势不断超前,而快速趋于美国疾病流行排行榜的领先地位。目前,阿尔茨海默氏病已经排列在美国人主要疾病死亡原因的第七位。从美国的人口老龄化变化进程,无论从阿尔茨海默氏病上升的速度和数量来看,都明显证实了美国阿尔茨海默氏病和老年痴呆症的流行的扩大趋势,并不断超前而居于疾病流行排行榜的领先地位。由于美国该病患病数量的快速上升,也正在衍生出对照料患阿尔茨海默氏病人或老年痴呆病人的一个前所未有的极大市场需求。美国专家们预测,而作为养老院这个养老照料服务的产业,将成为美国一个大规模提供照料阿尔茨海默氏病和老年痴呆老人的主要服务场所。

  紧接于2010年七月的世界阿尔茨海默氏病2010年的报告发布之后,2010年九月底,美国奥巴马政府在白宫召开特别会议,号召美国各界要为应对阿尔茨海默氏病(老年痴呆症)照料的挑战做更充分的准备。这次会议召集了美国政府在阿尔茨海默氏病和老年痴呆症的照料与研究领域里的主要倡导者,研究人员,医疗保健与长期照料体系里的专家和学者,美国政府相关部门的主要领导人,包括国家卫生和人类服务部的助理秘书长霍华德博士,国家卫生和人类服务部老龄工作的助理秘书长凯西格林利,国家卫生研究所下属的全国老龄研究所的主任理查德博士,以及美国白宫卫生改革办公室主任南希等。会议还包括了来自外界的杰出专家,前美国公共卫生部部长, 前美国卫生局助理秘书长, 由两党成员组成的老年痴呆症研究小组,阿尔茨海默氏病患者,全国著名的研究人员,以及在健康保健体系提供各类服务与家庭照料问题的专家们。

  这次的美国白宫会议再次强调,阿尔茨海默氏病(老年痴呆症)不但是一种致命的疾病,而且也是一个日益严重威胁到国家健康的疾病。 会议目的是要求美国各界必须团结一致,共守其承诺,即美国能够而且必须在对阿尔茨海默氏病和老年痴呆症的照料领域里,做更多的实际工作来应对这一严重的挑战。从这次会议的召开,可以看到美国奥巴马政府致力于增强其国家对这个疾病的责任感,并为此表现出了认真的努力,力图帮助美国人民能够更好地了解在应对这个疾病时所面临的严峻挑战和可能的机遇。

  想了解这次会议,以及美国目前在照料阿尔茨海默氏病和老年痴呆病的困境和挑战。请点击并游览这次会议简介的录像。

  与美国阿尔茨海默氏病或老年性痴呆症的流行趋势相似,中国进入老龄化社会后,近些年来,阿尔茨海默氏病和老年性痴呆症来在中国的发病率也不断升高。从中国最新的疾病统计学报道,中国1.3亿老年人中,其阿尔茨海默氏病和老年性痴呆症总发病率为5%以上,人数约在600万-800万之间。阿尔茨海默氏病和老年痴呆症在中国60岁以上人群中患病率达3%,65岁以上则为4% (美国在此年龄阶段是13%)。但是中国老人在这个年龄组实际发病率可能更高。因为中国老人在该病“发病率很高,但就诊率却很低”的独有特点,是造成中国对这类数据或发病率统计不准确的主要原因。在上海等高龄地区发病率正以每年1.4%的速度上升。随着中国人口老年化的到来,阿尔茨海默氏病或老年痴呆症的发病率也在增加,目前号称它们已成为继心脑血管疾病和癌症之后威胁老人健康的“第四大杀手”。从中国近期公布的中国患阿尔茨海默氏病病人数约为600万—800万以上,而平均每名病人治病成本约为112万元 。如果按照这个数据的治疗成本计算,其治疗或照料的总成本每年大概在人民币6.7亿—9亿元人民币左右, 即在1亿到1.3个亿美金之间。而目前美国照料500万到550万个老年痴呆病人,其消费成本支出在2010年是1,220亿美金, 高于中国照料支出成本的一千多倍。故由此也可以反映出中国在照料老年痴呆病人服务方面与美国的巨大落差。

  另外我们还可以从下面的2010年世界阿尔茨海默氏病的总结报告中,看到老年痴呆症的高发率对全球经济的影响。2010年世界阿尔茨海默氏病的总结报告希望通过这些非常令人担忧的高发率数据,使世界各国政府和政策的制定者们能够“觉醒”起来,并迅速采取应对行动。更重要的是,要使世界各国政府认识 到如果不努力改善对老年痴呆症的护理与支持服务,以及治疗与研究的投入,世界各国 照料老年痴呆症的成本将继续以惊人的速度增加。报告指出,世界中,低收入的国家面临着对老年痴呆症严重的认识不足,当家庭照料人员往往还不能理解自己患病的亲人到底发生了什么变化时,却不得不承受照料阿尔茨海默氏病和老年痴呆病人的沉重负担。(这也是目前中国养老所面临严峻挑战的真实写照)。尽管高收入国家仍然在以高昂的成本支出,并努力抗争来应付对其不断上升的照料服务需求时,很多老年痴呆病人和其家庭照料人员还是只能得到微乎其微的帮助和支持,不能满足对阿尔茨海默氏病和老年痴呆病人的照料需求。


世界阿尔茨海默氏病和老年痴呆症的照料成本与负担
  建立在2009年调查数据基础上的2010年世界阿尔茨海默氏病的报告,覆盖了世界经济发展不同的地域和国家。报告从探讨我们的社会对照料老年痴呆需要的成本出发,这些非常令人担忧的数字显示出世界各地照料老年痴呆病人的成本将继续以惊人速度增加的趋势。报告展示全世界在2010年的照料成本支出是6040亿美金。如果说对老年痴呆症的照料消费比作一个国家,它将是世界上排名在土耳其和印度尼西亚之间的第18大经济国,如果把它比作一家公司,它远远超过世界年收入最大企业,美国的奥尔马(4140亿美金)与美孚(3110亿美金)。而其中70%的照料成本支出来自于西欧与北美。报告呼吁世界各国政府政策的制定者们立即采取至关重要的行动,来改善世界各地在照料,帮助,支持,以及治疗和研究老年痴呆症的服务。

   在今天世界范围内,照料阿尔茨海默氏病和老年痴呆症的成本都在在飙升。世界各国照料阿尔茨海默氏病和老年痴呆症已经耗费巨大的社会成本。2010年世界阿尔茨海默氏病的报告指出,据估计,全世界在照料阿尔茨海默氏病或老年痴呆症总的成本消费在2010年已经达到6040亿美金,它们占世界总GDP的1%。而西欧和北美国家占据其消费成本的70%。在一些高收入的国家,特别是在能够提供合理和满足需求的特殊专业医疗与照料服务的高收入的国家,1/3到1/2患有老年痴呆症的病人生活有保证,并居住在高成本消费的老人院或护理院里,而这组人群的医疗消费也相当高。例如美国,随着“婴儿潮”的老龄化,对阿尔茨海默氏病和老年痴呆症病人的照料成本不断飙升。美国预计在2010到2050年,其照料成本将达超过20trillion/二十万亿美金。美国在2010年的照料老年痴呆的成本消费是1220亿美金(仅包含美国养老医疗保险的消费成本数据)。这些数据并没有包括在各类养老院里和居家由家庭无偿照料或自付的消费服务成本的统计。

  从照料阿尔茨海默氏病或老年痴呆症的巨大耗费数据,可见阿尔茨海默氏病或老年痴呆症已经对世界的医疗和社会保健体系产生了显著影响。而阿尔茨海默氏病或老年痴呆症对众多家庭经济的产生的重大影响还没有得到的充分重视和肯定。为此,2010年的世界阿尔茨海默氏病的研究观察报告提出,世界各国迫切需要在追求成本效益的基础上,对照料老年痴呆症,要尽快建设发展医疗和社会照料的综合服务项目,以及具有说服力或能够被证实的的预防策略,来满足老年痴呆症和其照料人员在整个病程中的需求。而世界各国只有通过现在对研究和追求成本效益的照料护理途径的投资,才能对未来照料老年痴呆症的社会成本进行预测和管理。2010年的世界阿尔茨海默氏病研究观察报告,号召各国政府和?各级医疗卫生和社会照料体系需要充分为未来照料老年痴呆症做好准备,并必须现在开始寻求途径来改善老年痴呆症患者与其照料人员的生活质量。同时,敦促各国政府的政策决策人,要认真对待这个世界阿尔茨海默氏病研究观察报告的结果和建议,积极采取有效行动把照料老年痴呆症放入国家和全球健康的头等重要地位。

  基于对2010年世界阿尔茨海默氏病或老年痴呆症发病数量研究的预测,初步估计到2030年,全世界照料阿尔茨海默氏病或老年痴呆症的成本将上升85%。而由于在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阿尔茨海默氏病或老年痴呆症的数量增加为最多最快,随着经济的发展,照料阿尔茨海默氏病或老年痴呆症的人均成本与发达国家一样趋于上升,在一个较大的照料基数下,故这些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照料阿尔茨海默氏病或老年痴呆症的成本上升速度必然要远远高于高收入?国家(发达国家)。而中国属于中等收入国家,老人基数又属于世界第一,阿尔茨海默氏病或老年痴呆症病人数量也将位于世界第一,中国政府和医疗保健社会服务等相关部门,都应该提前看到这个正在飙升的照料成本和服务的危机,并通过政府和地方相结合,国营和私营投资相结合,加快建设和发展各类照料服务项目和途径,做好人力物力和专业技术方面的充分准备。

  2010年的世界阿尔茨海默氏病研究观察报告的预估, 在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中,患有阿尔茨海默氏病或老年痴呆症的病人却只有6%的人住在护理院。然而,这些国家,尤其在中等收入国家的大城市中,由于城市人口增加和社会变化的加剧,使家庭照料人员减少,阿尔茨海默氏病或老年痴呆症病人入住养老院或护理院的趋势正在迅速扩大。而在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由于缺乏对此病的正确认识,认为这是一种个体老龄化的正常过程(实际不是),阿尔茨海默氏病或老年痴呆症病人寻求医疗模式帮助的数量比高收入国家(发达国家)低很多。但是,随着对此病的认识提高,当国家的医疗社会保健体系对此病的重视和投入覆盖面增加,能提供更有效的治疗或辅助干预等途径时,这些国家的阿尔茨海默氏病或老年痴呆症病人寻求医疗模式帮助的数量将会大大增加。中国目前实际状况也在其中,故中国的医疗卫生保健和社会服务体系,面临照料中国庞大数量的阿尔茨海默氏病或老年痴呆症病人,也将不得不步入这个具有挑战性的趋势中。

  2010年的世界阿尔茨海默氏病研究观察报告还指出,世界对照料老年痴呆症的主要消费来自于三类,一是非正式照料消费(由家人或亲友无偿提供),二是直接来自于社会照料的费用(社区与机构养老由专业人员提供的照料服务),三是来自于直接的医疗费用(由医院和诊所提供治疗老年痴呆症的费用)。前两类的总消费成本的比例几乎一样,分别占老年痴呆照料总消费的42% (共占84%),而直接医疗费用消费相对很低,仅占总消费的16%。这也证实了在照料阿尔茨海默氏病或老年痴呆症的病人的实践中,非医疗模式的照料服务是其主要的照料服务,从而占据了主要的照料成本消费。

  在高收入或发达国家中,非正式照料消费(由家人或亲友无偿提供)与直接来自于社会照料体系的费用(社区与机构养老由专业人员提供的照料服务)占据主要消费成本,二者比例相当。使用由医院和诊所提供的照料服务位居第三位。然而,在低和中等收入(不发达和发展中)国家的非正式照料消费(由家人或亲友无偿提供)成为主要消费途径,而对于使用社会照料体系的消费微乎其微,使用由医院和诊所提供的照料服务更少. 这说明这些国家的医疗保健和社会服务体系对照料老年痴呆症项目和服务的落后和不健全,缺乏提供这类照料服务的能力 (包括专业和非专业的照料服务)。而社会照料的综合服务是非医疗模式服务一个主要部分。可见这些国家,对于老年痴呆的照料几乎全部依赖家人或亲友无偿提供的服务。中国目前的实际状况也与此雷同。

  为了帮助世界各国应对阿尔茨海默氏病或老年痴呆症的照料挑战,2010年的世界阿尔茨海默氏病的研究观察报告,为世界各国政府在改善和促进对阿尔茨海默氏病与其他类型的老年痴呆症的预防,治疗和照料等关键领域提出了以下七大建议。我们希望中国政府和社会各界,能够积极响应世界阿尔茨海默氏病组织号召的,应对自己国家对老年痴呆症照料危机至关重要的建议,来战胜中国在目前和未来照料阿尔茨海默氏病或老年痴呆症的挑战。

1、世界阿尔茨海默氏病组织呼吁各国政府,要优先发展国家的医疗健康计划来应对阿尔茨海默氏病和老年痴呆症所需要的预防,治疗与相关的照料服务。

2、世界阿尔茨海默氏病组织提醒各国政府要按照联合国公约对残疾人权利保障的义务, 以及马德里国际老龄问题的行动计划,来确保实施其公约和计划时, 为阿尔茨海默氏病和老年痴呆症病人提供医疗保健服务的各类途径。 并要求各国政府扩大投资并加大对世界卫生组织(WHO)的“精神健康差距行动计划”的实施, 并要求包括对老年痴呆症照料的综合护理计划,因为老年痴呆症也是该行动计划所鉴定的七种精神健康疾病之一。

3、世界阿尔茨海默氏病组织要求各国要对慢性疾病的照料护理有新的投资, 其中始终应该包括重视对老年痴呆症的照料护理。世界卫生组织的对”全球慢性病的创新照料服务报告”提醒各国的政策决策人, 比如, 尤其是在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 由于传染性疾病减少而人口的迅速老龄化的影响, 目前建立在应对照料急性病基础上的医疗保健服务的组织模式, 已经不能满足照料慢性病患者的需要了. 世界卫生组织的对”全球慢性病的创新照料服务”的框架结构, 为这些国家重新设计适合自己国情的医疗保健服务系统提供了一个重要基础.

4、世界阿尔茨海默氏病组织呼吁各国政府和其他对该类疾病研究的主要的资助者, 立即采取行动来增加对老年痴呆症研究的经费,包括在预防方面的研究投入,以及在照料服务与国家的经济负担和条件更为相称的水平上研究的投入。来自英国最近公布的数据显示,该国对老年痴呆症的研究投资,需要增加多于目前投资水平上15倍的研究资金, 才能与对该国家对心脏病疾病的研究资金持平, 而要增加多于30倍的资金才能与该国家癌症的研究资金持平。 因此,世界阿尔茨海默氏病组织也呼吁,为了更有效地利用有限的资源,在对阿尔茨海默氏病和老年痴呆症的研究上,国际上的这类协调是非常必要的。

5、世界阿尔茨海默氏病组织呼吁世界各国政府要发展对阿尔茨海默氏病和老年痴呆症 长期照料的政策和计划, 预测和阐明社会和人口变化的趋势, 并要重点明确对家庭照料人员的各类支持, 以及确保对阿尔茨海默氏病和老年痴呆症病人这类弱势群体的社会保障服务.

6、世界阿尔茨海默氏病组织支持“国际助老会”的呼吁,要求各国政府要实现全民免费的社会养老金计划。

7、世界阿尔茨海默氏病组织呼吁世界各国正在实施福利伤残津贴计划的政府,要确保患有阿尔茨海默氏病和老年痴呆症的病人有资格获得,并已经领取到相关的伤残津贴。

在线客服
联络我们 | 帮助中心 | 网站地图
Copyright/版权所有©2008-2018
American Longevity Healthcare, Inc.,
北京寿尔康科学养老咨询中心
友情连接
好来颐和 中国夕阳红网 夕阳红论坛 温州老来乐 保定老年网
中国老年社区 姑苏老年网 中国养老产业网 去养老院网 屏南老龄网
老龄网 瑞普华老年护理中心 中华慈善总会夕阳工程 老年人用品网 上海敬老志愿联盟网
海南老年网 金陵彩虹网 养老中国网 国际老年产业联盟网 西部夕阳红
中国离退休网 金秋老年网 老年资讯网 中国郑州老龄产业